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客服電話:400-7890626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文學論文

國家認同建構中的家國情懷

時間:2019年05月18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家國情懷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理念,是內涵豐富的價值結構體系,是影響社會成員國家認同建構的重要因素。家國情懷提供建構國家認同最基本的文化心理背景,激發個體的情感共鳴和轉化認知;家國情懷體認個體與國家命運的聯結性,協調個體利益與整體利

  [摘要]家國情懷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理念,是內涵豐富的價值結構體系,是影響社會成員國家認同建構的重要因素。家國情懷提供建構國家認同最基本的文化心理背景,激發個體的情感共鳴和轉化認知;家國情懷體認個體與國家命運的聯結性,協調個體利益與整體利益的沖突與矛盾,是建構國家認同的重要價值參照;家國情懷是塑造與推動個體不斷修身踐行,將治世理想轉化為一種道德涵養,通過實踐品質和實踐能力,達成對國家和民族前途的責任與使命。

  [關鍵詞]國家認同;家國情懷;價值參照

哲學論文

  霍布斯說國家是一種人為的創造。國家的存在意味著不同社會群體的內部存在,意味著個體關系與群體差異的并存,也意味著不同社會個體之間的相生與相融。國家認同不僅表現為個體與國家的權利義務關系,也表現為個體與國家之間的價值關系。承認與認同是國家合法性的基礎,“只有那些共享的價值觀、象征符號以及彼此接受的法律——政治秩序,才能提供必要的、廣泛流行的合法性”[1]465,466。

  家國情懷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理念,作為一種內涵豐富的價值結構體系,提供建構國家認同最基本的文化心理背景和重要價值參照,塑造與推動個體不斷修身踐行,將治世理想轉化為一種道德涵養,通過實踐品質和實踐能力,達成對國家和民族前途的責任與擔當,是影響社會成員國家認同建構的重要因素。

  一、國家認同的情感因素

  “情懷”指的是含有某種感情的心境,是以人的情感為基礎而產生的一種高尚的心境,帶有情緒的傾向性。家國情懷蘊含著深刻的思想內涵,是人們基于家、國的歸屬意識和熱愛的情感而生成的使命與責任。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家國情懷作為特有的價值信仰和民族精神得以長久延續,既是中國傳統社會生活方式的積淀,也是中國傳統文化內化而成的一種人格規定。

  “認同”是個體自我認知的一部分,是個體在長期的社會生活中形成的一種觀念,具有傾向性、持久性等特點。認同的主體是自我,體現著自我生存與發展的現實要求。國家認同源于個體對于國家的情感歸屬意識,個體通過贊同、熱愛、忠誠等情感、態度與行為表達對國家強烈的歸屬感。

  國家認同是客觀因素與主觀因素雙重建構的結果,不僅體現為地理、政治和法律意義上的對國家的確認,也包含歷史、文化層面上的意義共享。家國情懷提供了個體建構國家認同最基本的文化心理背景,激發著個體的情感共鳴和轉化認知。國家認同的形成不是一個自然過程,它體現著歷史文化傳統、道德價值觀念的育成與演化,體現著個體對自己民族、疆土、家園的歸屬感、榮譽感。

  家國情懷源于“家國一體”思想,內含著由家及國的遞進關系,將個體對家的眷戀與國家的熱愛聯系起來,將個體自我發展、家族建構與國家的穩固聯結起來,呈現出個體情感范圍從“小我”到“大我”的發展向度。中國傳統文化里,“國”與“家”有著豐富、獨特的釋義和意向。“國”既是代表著一定的疆土地域范圍,也依靠血緣、地緣的聯結成為“家”的延伸,以“家”為輻射核心向外擴展而成無數個體共同的“家”,個體依存并服務于這一共同體才能實現自己的價值。

  國家以王朝形式表達,王權是其基本核心,王朝更替形成國家演進的基本序列,王朝國家依據一定的現實倫理秩序而建構,對于個體具有權威性和神圣性,離開家國秩序,個體無所依傍。“家作為一種結構隱喻,它表明人在家庭實踐中的理解價值可以輻射到比家的范圍更廣泛的國家社會政治生活中去。所以這種具備‘家族取向’的‘家族-政治文化’使得傳統中國社會價值系統在‘育化’與‘社化’上的功能是緊密相連的。”[2]

  29因此,人們將根植于家中的道德情感、倫理精神推及到國家,把對家人的關愛推己及人延展為疆土之愛、家園之情,“立愛惟親,立敬惟長。始于家邦,終于四海”[3]61。國家認同表現為王朝的認同,愛國與忠君、孝悌思想混合在一起,家國情懷表現為個體對某一個王朝國家或政權體系的價值歸屬,國家認同成為倫理精神的充分實現和辯證復歸。

  近代以來,血緣連接與情感體驗進一步被投射到國家與個人的關系之中,個人的價值選擇和道德素養同國家政治生活更為廣泛而深度地結合在一起,家國情懷不斷展現著新的情感取向和價值邏輯,強調關系情感聯系的根基性,增強和拓展著國家認同的空間。

  它在最大程度上激起人們的情感共鳴,使國家利益與價值具有了個體性的特征。個體在體認、共享著與家、國的精神溝通,“表現為一個人對國家的難舍難分的依戀之情、一種對國家倫理和國家道德在觀念上、行為上的深度依賴”[4],并將自己的命運與整個國家聯系起來組成為命運的共同體。家國情懷也蘊含著故土難移、鄉情難卻的家園意識、鄉土情結。在傳統文化中,家園是家國的載體和化身,土地、鄉村、庭院這些空間圖景既是人們生產與生活的重要場所,更是人們的精神家園之所在。

  個體的家園意識、鄉土情結展現著親切、熟悉、溫暖的情感結構,也是糅合了需要、記憶等因素的符號象征,是個體的精神依皈。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它帶著一種文化歸屬情懷,有著不可取代的價值意義,是具有根源意義上的存在基礎。家國既是實體存在的生活家園,又是具有虛擬特征的精神家園和文化歸宿。

  個體置身于“家”與“國”的歷史發展進程中,并將自身價值與國家命運緊密結合起來,對家園的認同和皈依“不僅是小我的一絲溫煦之情,更因與國家民族理想打通而變得莊嚴圣潔”[5]。家國情懷呈現著個體與國家之間最質樸的情感聯系,在厚重的歷史前行中,鄉土風物、文化傳承都積淀在個體內心深處,不斷外化為對祖國錦繡河山與博大文明的親近之情;民族危亡時期的家園破敗、無可皈依,更強化著個體與國家之間的血脈相連、生命互通,正是家國情懷和民族精神,支撐著中國人民最終取得民族的獨立和解放。新時代的家國情懷已成為國家認同的價值表征與強大的文化動力,“要把愛家和愛國統一起來,把實現個人夢、家庭夢融入國家夢、民族夢之中,用我們4億多家庭、13億多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匯聚起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磅礴力量”[6]。

  二、國家認同的價值參照

  國家認同需要與社會制度相兼容的道德文化為其拓展發展空間,并以基本價值規范的形式表現出來,內化于個體思想觀念之中,并延續為民族心理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傳統的道德文化表現為形式與本質的統一,作為形式的道德文化是外在的、制度化的社會秩序與規范,體現著對于社會生活中上下有別的差序格局的維護,個體要服從于宗法等級秩序,以整體利益為本位,義務重于權利;作為本質的道德文化與意識形態、價值信仰聯系在一起,通過情感資源的調動和行為方式的引領實現對道德素質的塑造,是個體確認其生存價值的精神動力。

  家國情懷根植于中國的歷史與文化之中,作為國家根基的一部分,它綿密而強韌地連接著過去、現代和未來,成為國家認同建構最為牢固的價值基石,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進程中,其豐富的思想內涵和精神意蘊,為不同時期的人們所遵循和傳承,表現為“國將不國,何以為家”的憂患意識;“舍生取義”“精忠報國”的精神境界;“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位卑未敢忘憂國”的責任感和使命感;為民立命、為民謀福的崇高追求等等。

  這些價值共識和價值理念已經成為華夏文明中的集體記憶,生生不息、薪火相傳,滲透于個體與群體的心性之中,塑造著國民獨特的精神氣質,慢慢融入中華民族的血脈,成為自我認同、相互認同的標識與紐帶,將“我們”與“他者”相區別,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們的價值取向和價值選擇,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內核,成為國家認同的價值參照和重要支撐。家國情懷所體現的“國家至上”“家庭為本”“不因小利而害大義”“利在一身勿謀也,利在天下者必謀之”的義利觀,形成了國家認同建構過程的價值導向。

  “國家認同既是利益化的過程,也是利益化的結果。”[7]家國情懷作為本質的道德文化,與意識形態、價值信仰聯系在一起,是一種基于天下人共同利益的公共正義,是個體認知公共利益、他人利益與自身利益關系,并不斷協調個體與整體之間利益分配的過程。人的存在是物質利益與精神利益相統一的共在,對利益的追求是人們一切社會實踐的動因,個體的思想和行為總是要受到利益的影響,從自身出發,實現物質利益最大化是其本性的需求。

  但家國情懷則強調對個人逐利行為的規約,它站在國家、民族利益的立場上,引導人們正確認識與應對各種利益關系,提升利益追求,要以國家、民族整體利益為本位,不斷體認自己與國家命運的聯結性,協調個體利益與整體利益之間的沖突與矛盾,甚至在關鍵時期,舍小家為大家,為實現“大我”而不惜犧牲“小我”,不斷建構自身對民族、國家命運發展的責任與擔當,并逐漸明晰價值的優先順序,眷念家國、兼濟天下。

  家國情懷在中國啟蒙與救亡、憂患與覺醒、發展與復興的多重變奏里,不斷凝聚出國家認同建構過程中新的價值共識。“中國近代國家轉型過程中,新的民族國家認同建構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從‘帝制’走向‘共和’是國家認同的初構階段,其標志是中華民國的建立;從‘共和’到‘新民主主義的國家’是國家認同的重構階段,其標志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8]由此,可以將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看成是國家認同的再構階段,其標志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

  這三個階段逐層遞進,前者是后者形成的基礎。第一個階段,爭取民族生存與獨立是最高的價值實現,救亡圖存是家國情懷所蘊含的主要能量,激發價值結構重新定位和調整,催生個體對家國關系進行自我感知、自我選擇。一方面個體的自主意識被喚醒,出現了家國天下連續體的斷裂,傳統以父權、忠孝為核心的家庭倫理遭到質疑;另一方面家國情懷不斷被升華,“愛國相砥礪,救亡為己任”,甚至不惜犧牲個體的生命,躬身踐行、上下求索,探尋挽救民族危亡的新路。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家國的內容實現質的躍升,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性質得以確立,人民掌握了國家的權力,成為國家的主人。

  國家與每個人的切身利益緊密相連,國家認同實現了對傳統家國情懷和傳統血緣種族的發展與超越。進入新時代,中華民族的面貌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以嶄新姿態屹立于世界的東方。在宏大的政治敘事里,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與國家、民族的命運緊密相連,國家認同展現出民族意識新的覺醒,個體對國家的歸屬感日益增強。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奮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不斷為人類作出更大貢獻,凝聚成為全體中華兒女在國家認同建構過程中新的價值共識。

  三、國家認同的踐行動力

  國家認同是國家與個體之間的雙向塑構過程,是實踐與意識、感性與理性的反復互動的過程。國家認同是政治、歷史、文化、族群等多種因素復合的共同體,通過政治社會化的進程逐步建構而成,為家國情懷提供價值場景和實踐平臺。家國情懷是個體從“自然屬性”向“社會屬性”轉化的實踐過程中日益形成的超越性品質,是個體在體認內在道德品性與外在治平之志關系后的人性自覺。

  國家認同強調個體自覺意識的啟發,體現著權利與義務的高度統一。個體要身體力行,將家國情懷落實到日常的行為實踐之中,通過表達主體意識、參與意識和公共精神,實際感受國家生存和個人命運的息息相關性,確立自己的價值判斷與行為選擇。個體需要在國家建設之中見諸行動,有效參與國家建設的良序運行進程,維護國家安全、認可國家政治制度、贊同國家文化理念,保持對國家的忠誠,將國家認同外化為現實。

  這一國家利益與個體利益之間互動的過程,實踐和驗證了“倫理義務只有當我們尊其為義務時才成其為義務。說我們有義務敬重,等于說我們有義務去有一項義務……因為人必須先有了對內心法則的敬重心,才可能懂得什么叫義務”[9]361,推動個體將人生抱負融入國家和民族的前途與命運之中,將家國情懷的根與魂深植自己的內心之中,成就建構理想道德人格的自覺活動。

  家國情懷蘊含著“家國天下”的公共意象,強調“家”與“國”是一個不可分割、休戚與共的整體,追求華夏文明共生的秩序建構,是具有普世主義色彩的國家政治觀。“家國天下”追求經緯天地的政治理想、以天下為己任的使命意識,超越了單獨的個體,發揮著巨大的價值整合作用。其精神理念具有外在的、公共的社會品格,是個體追求自我實現與家國責任的有機融合,作為價值共同體被人們所認同和強調。

  在傳統文化家國同構的影響下,“家國與天下是靈魂與肉身的關系。天下代表了至真至美至善的最高價值,這一價值要在人間實現,必須通過宗法家庭和王朝國家的制度肉身,它們是由將倫理與政治合為一體的名教、典章、制度和風俗組成,天下價值不遠人,就在人間的禮法秩序與日常生活之中”[10]。“天下”意識滲透在由家而國的倫理等級秩序里,將修身作為治國、平天下的基礎和前提,通過宗族家庭這個中介來完成。“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孟子·離婁上》)

  自幼年起,個體就開始不斷接受倫理規范教化,厘定身心與家國的關系,體悟現實社會中的倫常規范,明晰善惡標準,體認崇高與低俗之界限,把握言行尺度,區隔不良行止,自覺地趨榮避辱,錘煉道德品質,將個體道德、社會倫理、國家政治相互貫通,“古之人,得志,澤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見于世。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孟子·盡心上》),在懷揣平治天下、修身盡責、修身齊家的信仰和追求中,個體不斷嚴于律己,修身立德,逐步提升自我修養,將治世理想內化為道德涵養,達成對國家和民族前途的責任和使命自覺,達至平治天下的理想境界,完成由“己身”到“天下”的價值推進理路,走向家族、國家乃至天下的廣闊空間中去。家國情懷是理想道德人格的重要內容,是個體意義世界建構的重要目標,倡導積極入世、銳意進取的人生態度,在具體場域情境中實現道德修養和治世理想的統一,其強烈的主體意識和擔當意識是國家認同建構中重要的心理依據和思想基礎。

  思想意識只有落實為具體行動,讓人們在具體的生活實踐中感知它、領悟它,才能真正凸顯其價值。因此,個體不僅要重視家庭建設,培育優良家風,體認“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的深厚內涵,而且要將國家的認同與熱愛升華為甘于奉獻的高尚胸懷、維護國家利益的堅定決心,以及投身國家建設與社會治理的積極行動。

  特別是在全球化和信息化強勢推進的今天,傳統文化實現著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道德文化的內涵、載體和傳播路徑都發生了根本性轉化,個體參加公共生活的路徑更加豐富,參與輿論監督的渠道更為暢通,正是在國家建設的行為實踐中,個體生動地體會著家國情懷的實質內容,并將其凝聚成為推動國家發展與個體成長的強大動能,匯聚成堅定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國家榮譽感和自豪感不斷增強,個體的歸屬意識不斷強化,“我們的”認同身份不斷形塑,自覺將家國情懷融入新時代民族精神與時代精神相結合的過程之中,將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美好期翼落實到親身參與實干興邦、民族振興的具體行動之中,在自我價值提升的同時升華自己的精神世界。時代決定使命,使命呼喚擔當。站在新的歷史方位,中華民族正日益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在歷史進程中積累的強大能量已經充分爆發出來了,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了勢不可擋的磅礴力量”[11]。

  作為人類歷史上唯一一個綿延5000多年至今未曾中斷的燦爛文明,我們要賦予國家認同和家國情懷更為宏大的時代內涵,從歷史與時代、民族與世界的遼闊視野,以“天下大同”“協和萬邦”的寬廣胸懷,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的改革和建設,推動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

  參考文獻:

  [1][俄]瓦列里·季什科夫.蘇聯及其解體后的族性、民族主義及沖突——熾熱的頭腦[M].姜德順,譯.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09.

  [2]金耀基.從傳統到現代[M].廣州:廣州文化出版社,1989.

  [3]周秉鈞,注釋.尚書[M].長沙:岳麓書社,2001.

  [4]馬進.國家認同:文化解釋視角的探討[J].甘肅社會科學,2016(2).

  [5]胡曉明.中國懷鄉詩的人文精神[J].文史哲,1990(4).

  [6]習近平.在2018年春節團拜會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8-02-15.

  [7]張雨暄,金太軍.共同體利益對國家認同的嵌入[J].江海學刊,2015(1).

  [8]陳華.中國近代國家認同的“他者”及其建構[J].廣東第二師范學院學報,2016(4).

  [9][德]康德.康德文集[M].劉克蘇,譯.北京:改革出版社,1997

  哲學方向論文范文:當代如何更好的發展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

  下面這篇哲學論文主要探究的是當代馬克思主義哲學,這也是因為其博大源于對人類優秀思想的批判繼承,其生命力源自對時代問題的積極應答,其感召力來自對人類解放和自由價值的承諾和追求,其力量源自把人民大眾作為自己的物質武器。擁有著鮮明的人民立場、強烈的問題意識、自覺的批判精神、堅定的解放旨趣和開放的理論胸襟,構成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內在品質。發展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是當代中國的偉大實踐和民族復興提供深刻持久的哲學智慧和價值航標。

  

战甲危机返水